首页 >法律

傅盛创业首先要放下恐惧

2019-05-14 22:16:54 | 来源: 法律

非常高兴见到彼得蒂尔。在硅谷的时候我听他写那本书非常着名,后来有次一个私人银行给我打,问我要不要买一家公司的内部认购的股票,还没有上市,他说创办者就是彼得蒂尔,后来我说多少钱?他说现在很便宜,打完折扣以后150亿美金。当时我很惊讶,我觉得一个人能力不在于总结理论,重要是把这个理论加以实践,并且持续的获得成功。

对我影响的两本书,一个是《商战》,一个是《从0到1》。这是不同发展阶段获得利益化的方式,讲起来没有情怀,但就是事实。正是因此如此,美国很多公司既有创新,又能持续取得利润。我们怎样做出不一样的东西?对于我们每个人来讲都是非常重要。

我 今天想讲的是 创业的时候如何放下恐惧?

去年我们公司刚刚上市,上市后我在乔布斯家附近买了一个房子,买的时候很激动,十年前我在北京通州买了套住房,美国是第二套。北京通州住房是3万的首付,但是这个房子是期房,我想一个月要还两千多块,万一有一天还不下去了,该怎么办?这房子会不会跌,如果跌了能不能把首付还了以后回老家。等买完了房子,我跟太太说除了以后孩子的教育,我们不要在各地买房子。因为我们今天不需要房子给你带来安全感,因为今天不需要拥有它证明你自己。今天完全享受你的工作本身带给你的思考,包括恐惧感。

我发现上市对我自己个人的改变,就是上市以后我发现恐惧少了很多,或几乎不再有恐惧。正是因为这样,所以我想事情的时候,特别专注本质。我想猎豹的国际化怎样做到的?我们怎么达到自己的优势?我们怎样不关心市值?

我真正的感悟,如果十年前能够放下这些恐惧,我相信今天还有更多不一样。正是因为在十年前,二十年前的时候,我一直很担心,所以做事情的时候,脱离了事情本质,做的其实不从容。创业的那个时候,我在想如何让企业的钱花起来更慢,如何更勤俭更勤奋更努力。

为什么我们这代人身上有那么多恐惧?

我近减肥30斤,我减肥的时候恐惧的就是我母亲,她说你怎么吃这么少?你会饿坏的。后来我总结出来他们这代人的背景,早的时候是食物短缺,后来是教育短缺,到了真正开始做事情的时候,工作机会短缺,所以他们一直有这样的恐惧感。这样的恐惧感不断传递,觉得我们选择稳定的工作,是自己人生一个重要的目标。正是因为这样的恐惧感,我们面对未来的时候,喜欢用很多过去的经验去判断。

整个时代在加速。人类已经走过物资稀缺,生产稀缺的时代,开始跨向一个大繁华时代。一个新的完全以需求为主导的时代,过去的经验不但过时,而且成为的绊脚石。 我多么希望十多年前就可以认识到这个问题,不是买一套更好的房子,而是真正做一些激动人心的东西。

所以,自己创业过程中走了很多弯路。开始创业,我就想我一定做一个熟习有成效的行业。我们每个人创业的过程中,很习惯去相信自己的努力和勤奋,去跟他人做一样事情,然后期望用努力和勤奋打败他,1直到2013年,我才理解这样做是不对的。等到我看《从0到1》这本书时,我发现读晚了,由于我若更早发现,就不会只寻求自己的安全感。

3年前,我和我合伙人徐鸣一起回顾工作和创业历程时,我们发现自己一直追求一种安全感,我们希望这家公司在我们尽量可控的范围内往前走。后来我发现这是错误的。你进入一个新领域,缺乏经验,乃至全行业人缺少经验,你怎么判断你可以赢?从彼得蒂尔的回答中我理解要容忍不确定性,要容忍自己有输的可能性,但是不怕这类失败,放下恐惧的时候,你就可以做到什么是绝大多数人不认可,但的确是真理的东西。

创业的本质是找到这种与众不同, 甚至 很多人不认同的东西。这才是创业能够快速崛起的核心 。 过去10几年中我一直依赖于我自己的执行力,觉得比别人更努力更勤奋,只拿两千块钱的工资,甚至把车卖掉去创业,后来我发现在创业的面前,这些根本不值一提。如果你找不到这样的机会,你会陷入苦战中,在一个拥堵地带竞争,即使每天很努力很辛苦,也得不到自己想要的结果。而且这种努力和辛苦是安全感的来源,让我们不断的处于这样一种依赖的循环当中。

一直到3年前,我突然意识到,在强大的竞争对手眼前,猎豹作为一家刚刚合并初创的公司,在PC安全和移动安全两条阵线上,不可能打破巨头的封闭。于是两年前,我们想出一招,叫做移动互联国际化。

我们不在熟习的中国市场,而是在不熟悉的美国市场、欧洲市场开辟我们的战场。我们用美国公司和欧洲公司不熟悉的免费模式而不是付费模式,打一个中国公司和美国公司的交叉地带。虽然有中国人问你们这么小的运用,有没有平台?我只能告诉他,我相信这一点,我相信有机会。我必须放下我的恐惧,由于恐惧让我在我熟习的领域已无法突围。

我相信中国移动开发的技术水平已经变得全球。全球变成统一大市场,我们虽然没有海外经验,不是在我们和安全的领域,却可以找到一个我们认为非常与众不同的领域。我认为这个战争中我们有机会逆袭成功。所以猎豹移动从过去24个月里面,从月活跃4千万的用户到月活跃4.5亿的用户,去年5月8号登陆纽交所,近市值到了40多亿美金。

这并不是由于,过去两年,我的执行力和努力比之前更好,而是我开始专注在从0到1这样一个过程,去想清楚什么是很少人认同,但是可能是真谛的这么一个点。找到这样一个机会点,我就有可能,让这么小的公司迅速的突起。这是我过去的感悟。

今天我越来越要求自己,不断的放下恐惧 。 我相信未来富二代的创业比白手起家更有优势。 我在创业过程中我清楚放下恐惧,总结了创业三部曲。

,预测未来,一定要想清楚未来的发展会怎样。未来三年你会看到的行业里面会有怎样的发展。移动互联消除国界一定会发生。所以,我们开始了移动互联的全球化建设。虽然我英语不好,虽然我30多岁以后次去美国。雷总聊他说30多岁做金山,每一场打的时候都很辛苦。等到小米之争,他想清楚电商的发展趋势,所以全力以赴开始做小米,迅速铸造一个高地,俯冲而下,成就了小米的成长。正是因为他的思路,我发现我们对未来的预测,对趋势的预测远远大于对某个技能的努力。我们必须把趋势想清楚,找到趋势比勤奋工作更重要。

第二点,当你实际操作的时候,一定要找到破局点。那个破局点必须非常简单,有差异化并且能够不断自增长。找到一个很小的点,都有可能把这个趋势撬动起来。我们怕一开始进入一个新兴领域,用一套布局的打法,去完成你对新趋势的冲击,我认为破局点非常重要,这个点要简单到几近没有办法把它用两句话表示。我们当时选择清理大师这么一个产品,很多投资人问,我们上市的时候他说这个产品这么简单,你凭什么可以抵抗别人的竞争?我说正是因为它非常简单,它没法被超出,我在非常简单的产品有超过两百个工程师去研发。

你要想清楚,包括我们近分析红包和阿里支付的战役,腾讯之前用很多体系的打法,财付通等等很多领域,但是一直被挡在外面。我当时见马化腾,他说红包就是移动金融支付游戏。就是一个简单的游戏化的支付工具,在移动端产生的。10个人团队创造的经典案例,已经改变中国的支付格局。

这样的破局点,在创业进程中一定要找到。找到这个点必须要求放下恐惧。因为我们要多找一些机会,只有多的机会才能战胜内心的恐惧,或许东边不亮,西边亮。从0到1这个书里面有一个重要的概念,就是幂次法则。你在每个点都有机会,你每一个点投入都有可能成功,但是这个事情只有一个事情非常重要,我认为这个事情就是破局点。

第三,全力以赴。在一个非常小的破局点上也需要克服恐惧。因为我们总是担心原有业务受冲击,我们有很多担心。所以我们不敢在一件事情上面全力以赴。我做国际化的时候,说服了公司所有人,把所有的气力投入一个产品,这个进程中不是没有担心过,也许做不起来,或许全球人民需求跟中国需求不一样。但我想你不做,可能输,但是不做,可能只能做出一件平庸的事情。

所以为了寻求与众不同,把一个点所有的机会成本,尤其是所有精力全部投进去,才能真正的做出一个与众不同的产品,才能真正的打出一片与众不同的天地。

我认为中国互联竞争已经走过个阶段,这个时候用竞争主义的手段获得自己的阵地时代已过去了,我们一定是从他人抢市场份额,这才是我们赖以生存的机会。但是今天全部移动互联的高速发展,刚才潘总说,他认为是颠覆性,他认为是改变制度的革命。

这个时代是快速的增量大于存量。我们完全没有必要在强竞争的领域和对手厮杀,在泥潭里面纠缠不清。我们应当用更多时间去思考,去真正的学习美国企业的精神,把更多时间放在选择,放在整个推演和对未来的预判。我相信任何一家公司,都有可能在今天杀出重围,并且成为新一代互联企业的代表。

女性小腹部胀痛怎么了
月经血不畅该怎么办
月经有小血块怎么办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