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故事

施正荣金纬矛盾公开化尚德前路黯淡

2019-01-29 14:27:20 | 来源: 故事

施正荣金纬矛盾公开化 尚德前路黯淡

据知情人爆料,推出金纬并非施正荣所愿,而施退居幕后也属无奈,因此施把自己的董事长之职改成执行董事长,仍欲控制公司经营大权,此后金纬所代表的资本方和施正荣的创始团队之间的摩擦就日益突出。尚德还能走多远?

摘要:据知情人爆料,推出金纬并非施正荣所愿,而施退居幕后也属无奈,因此施把自己的董事长之职改成执行董事长,仍欲控制公司经营大权,此后金纬所代表的资本方和施正荣的创始团队之间的摩擦就日益突出。尚德还能走多远?关键字:金纬,施正荣,尚德

据知情人爆料,推出金纬并非施正荣所愿,而施退居幕后也属无奈,因此施把自己的董事长之职改成执行董事长,仍欲控制公司经营大权,此后金纬所代表的资本方和施正荣的创始团队之间的摩擦就日益突出。尚德还能走多远?

一封“普通员工”的公开信让尚德潜藏于水下的内斗悄然浮出水面。

近日,一篇名为“一名普通无锡尚德员工的呼声”公开信在各大站被大量转载,其内容直指去年8月新上任的CEO金纬,文章主要罗列“罪名”有三点:一是金纬大权独揽,用人唯亲,在各个要职均安插了自己的人马,将施正荣逼入被董事会抛弃的境地;二是其进行了一系列的裁员,导致公司动荡,影响了国内市场业务,还计划将无锡尚德破产,以保全上市公司尚德电力;三是他与政府、银行、供应商的交往过程中,态度傲慢,致使与各方关系降至冰点等,文章作者要求“开除金纬”。

为此,致电尚德电力高级副总裁解晓南求证,但他以不了解为由拒绝了采访,随后致电CEO金纬,但他始终处于关机状态。截至发稿前,尚德电力(纽约证券交易所[微博]代码:STP)尚未对此有正面回应。

一位熟识施正荣的知情人士向表示,该信内容颇为真实,数据也较为可靠,可信度非常高,此事的爆发意味着该公司创始人团队与职业经理人之间的权力斗争已经公开化。

金纬主张让无锡尚德破产,以保证上市公司尚德电力利益,但此举已经实质“伤害”了当地政府。而对施正荣来讲,这同样是一个“下策”。一场看不见硝烟的战斗已在内部悄然开始。

罢免金纬

该公开信有两种可能性:一是施正荣授意别人所为,主要是为了给金纬下台营造声势;二则是,部分高管层对金纬强烈不满,公开矛盾,以鱼死破之势要把金纬赶下CEO之位。

金纬在2011年5月加入尚德,担任首席财务官,2012年8月,尚德爆发“GSF事件”。

当时的CEO施正荣被迫下课,而金纬则顺势担任公司CEO。据知情人士反映,矛盾也就是从那时开始埋下。

GSF为尚德在海外投资电站的平台,其项目由国开行担保,尚德做反担保。当时,尚德电力要出售GSF的股权来缓解日益紧张的资金链,并用于偿还部分即将到期的可转债,但在后面的财务调查中,发现这家子公司的另一股东可能涉及到5.6亿欧元的反担保欺诈,股权出售被紧急叫停,施正荣也与合作伙伴撕破脸皮,互指对方欺诈。

这篇公开信里表示,正是GSF事件把尚德逼入了退市和破产的边缘,当时审计GSF工作的就是金纬。“美国华尔街的分析师们第二天就借GSF事件深深地扯出了公司深陷债务危机的消息,速度之快,攻击点之,对公司状况了解之全面,令人匪夷所思”。国内外资本和媒体一面倒地声讨施正荣,一个月后,时任CFO的金纬挤下施正荣,成为尚德新任的CEO,“在这个事件中,难知金纬扮演了怎样的角色。”

一位尚德内部人士向表示,在GSF事件发生后,施正荣受到来自海外投资者和董事会多方质疑和压力,在此情况之下,才被迫选择卸任CEO。

上述人士说,目前公开信已在公司内部流传,应该不是出自普通员工之手,而是出自高层,而矛头也直指金纬,意图已十分明显。该公开信有两种可能性:一是施正荣授意别人所为,主要是为了给金纬下台营造声势;二是,部分高管层对金纬强烈不满,公开矛盾,以鱼死破之势要把金纬赶下CEO之位。

[#page#]

“公司已经很艰难了,施正荣在这个时候应该不会自爆家丑,这只能雪上加霜,因此高管层爆料的可能性更大些。”上述人士表示。

据了解,金纬上台之后,进行的一系列改革已触及原有高管层的利益,金将时任COO的Andrew Bebee、欧洲尚德总裁Jerry Stokes、美国尚德总裁John Lefebvre全数裁撤,并把国内事业部并入APMEA(亚太、中东和非洲市场)区,同时任命自己为APMEA区负责人。

另外,金纬开始禁止国内事业部在各大项目中一直施行的“价格战”策略,严禁低价出售产品,其中,2012年下半年的单——与苏美达公司签订的100兆瓦光伏组件供应战略协议也就因此泡汤。公开信中指出,“金纬以审计国内部负责人雷霆为名,威胁其不干净,将国内事业部裁员50%以上,导致国内市场份额由原先的30%降为10%。”

该公司一位已离职的销售部门人士对表示,CFO出身的金纬对公司所做的调整皆是从财务角度出发,即如何让公司的报表更好看,比如禁止亏本卖组件、裁掉高管、合并相关部门等。“这些战略从长期来看对公司有益,也是对的,但推进的速度太快了,短期内必然会影响公司内部稳定和销售业绩。更何况现在的尚德投入一颗石子都可能掀起惊天巨浪,所以才会导致公开信事件的发生。”

路线之争

对于施正荣而言,如让无锡尚德破产,虽能解决债务问题,但他在国内的私人公司将会失去银行和地方政府的支持,所以这只是个下策。

据了解,此前,金纬与地方政府及施正荣团队的主要矛盾分歧还在于对尚德电力的子公司无锡尚德的处理方式上,金有意将无锡尚德破产,继而保全美国上市公司尚德电力的安危。

无锡尚德由施正荣于2001年1月建立,其后尚德电力通过施正荣2005年设立在英属处女岛注册离岸公司Power Solar System d,(简称:尚德BVI),间接控制无锡尚德100%的股权,无锡尚德也是上市公司的主要资产。

公开信里表示,金纬试图将无锡尚德破产之后,把巨额债务扔给无锡政府,而他也将利用其在董事会里的地位和CEO兼CFO大权让施正荣出局,然后带着无债一身轻的“尚德电力控股”远赴美国。

当地政界一位人士向表示,无锡政府在获悉此方案后已经震怒,政府高层已对施正荣和金纬产生强烈不满。

“没有无锡政府就没有尚德的今天,而今日尚德已成为当地的一张名片,很多领导人来无锡视察都会点名去尚德参观,地方政府是不可能为了保全股东和海外投资者的利益,让这样一个受到高度关注的企业就此破产。”上述人士表示。

据了解,金纬之所以让无锡尚德破产,主要因为无锡尚德不仅是上市公司尚德电力的主要资产,也是其主要的贷款平台,若抛弃无锡尚德,就能让上市公司债务得到极大缓解。

资料显示,2011年,尚德电力的总资产约为283亿元人民币,而无锡尚德这一年的总资产为197.69亿元;截至2011年末,尚德电力的负债总额为223.7亿元,而无锡尚德则为147.6亿元。

从该公司已离职的一位人士向表示,从数据上看,倘若让无锡尚德破产,上市公司至少能缓解一大半以上的债务危机,而在无锡尚德倒闭之后,洛阳尚德硅片公司、国外工厂及分公司将构成上市公司新的主要框架,它也将变成一个轻资产的公司。“不过这样一来,就等于把所有的债务问题都扔给地方政府和银行了,由此激起了他们强烈的反弹。”

“对于施正荣而言,如让无锡尚德破产,虽能解决债务问题,但他在国内的私人公司将会失去银行和地方政府的支持,所以这只是个下策。的办法是,地方政府能想办法通过国资入股、输血等方式注资无锡尚德来彻底解决债务问题。通常而言,施总说让无锡尚德破产只是督促地方政府尽快出手相救,而金纬则是真刀真枪地准备去实施了,这自然让地方政府动怒,也让无锡尚德的高管层激烈反对。”上述人士说。

何去何从

尚德内部施正荣团队与CEO金纬的矛盾正公开化,而施与政府、银行之间的隔阂也已日渐加深,尚德未来之路依然黯淡。

一位尚德内部人士认为,这场公开信事件让尚德内部矛盾公开化之后,有可能导致的结果就是金纬辞职,而施正荣“顺应民意”重新出山,兼任CEO。“不过即便如此,也难以拯救尚德如今的烂摊子。毕竟尚德目前的问题不是换人,而是还债。”

目前摆在尚德面前的难题是,今年3月即将到期的高达5.7亿美元的可转债,按照尚德目前的现状,难以有能力偿还。

上述人士认为,照目前这个形势来看,只有地方政府出手,与相关债权银行协商,继续给尚德贷款才能帮其度过危机。“目前地方政府是尚德走出危机的希望。”

公开信里说,金纬对政府、银行和供应商态度傲慢,导致尚德陷入更加困难的境地。不过,据一位熟悉金纬的知情人士说在去年8月,金纬就任CEO之职时,与施正荣就已有明确分工,“当时就规定,政府、银行和供应商的关系都属于施总维护的范围,金纬只负责公司内部经营。”

[#page#]

此前,尚德曾表示将通过银行融资、发行可转债、增发股票等途径来缓解公司困境,不过一位美国投资公司高管向表示,截止到去年第三季度,尚德的负债总额已达到35.82亿美元,资产负债率已高达81.8%,照这样糟糕的业绩,后两条路已基本难以行得通,只有通过银行融资或比较可行。

一位地方政府人士透露,在施正荣和金纬之间,无锡政府支持的是施正荣,金纬则获得了董事会部分成员和海外投资的支持,但施与地方政府的关系却也并非牢不可破。“政府看重的是企业,只要能保全无锡尚德,谁当并不重要。”

据了解,早在去年9月,在无锡政府的协调下,几家主要债权银行愿意给尚德继续提供贷款,但他们的条件是施正荣需要用自己的全部私人资产来作抵押,此计划被施拒绝,救助等相关系列计划也就此陷入僵局。

一位知情人士向透露,施正荣虽然觉得此举不甚公平,但在2012年年底迫于无奈,还是用了一部分个人资产和相关银行做了抵押换取了少量的贷款,但其他银行仍认为,施应该拿出个人所有资产来抵押,目前施的态度仍不够坚决。

“实际上,施正荣的个人资产即便全部算上也只能偿还一小部分债务,窟窿仍难以堵上,债权银行的此举是在逼施正荣表一个态,就是想让他与无锡尚德共存亡。”

“目前地方政府里也有人支持银行的意见。有一部分人就认为,当年施正荣就带了十多万美元回国,从创业到上市,都有政府在背后支持,尚德也是政府一手扶植壮大的,因此危难之时,施正荣拿出自己的所有个人资产抵押给银行来救尚德是理所应当。”上述人士说。

该人士表示,此前曾传闻以国资平台的无锡国联出面对无锡尚德进行收购,以此来救助尚德,“但目前来看希望很小,主要是因为尚德有两百多亿元人民币的负债,无锡国联尚没有能力接手。即便无锡政府强令国联接手,也需要经过江苏省审批,该省也很难批准对一个负债巨大,且盈利前景黯淡的企业的收购计划,这无异于国有资产间接流失。”

除了即将到期的巨额可转债券之外,尚德还将面临更大的困境。

在2012年美国双反调查尘埃落定之后,今年欧盟的双反也将在2013年5月前后初裁,其销售人士曾向透露,美国市场的销售占公司销售的15%,欧盟的至少要占50%左右,欧盟通道一旦关闭,对尚德和国内所有的光伏企业都将是一场灾难。

在此危难之时,尚德又爆出内部矛盾,加之施正荣与政府、银行之间的隔阂也已日渐加深,尚德的前路让人担忧。

星力九代
捕鱼
ROHS检测设备
低温恒温槽
乐清光伏自动重合闸厂家价格
河南冷却塔批发价格

猜你喜欢